孝老爱亲模范朱汝栋:“别怕,我会继续背你去上学”

发表时间:2020-07-27 09:21

1.jpg

2.jpg


今年疫情期间,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的大四学生朱洪江一直在老家雍溪镇凉风村上网课。课间休息,朱洪江要上厕所,75岁的爷爷朱汝栋赶紧跑过来,从轮椅上抱起孙子,小心翼翼地挪进了卫生间。

23岁的朱洪江患有先天性下肢残疾,自幼便无法行走。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朱洪江拖着病乏的身体,从乡村幼儿园到中学教室,再到大学校园,他越走越远,“脚下”的世界也越来越大。

  从二三十斤的孩童,到近百斤的少年,这艰难的过往,并非朱洪江一人在坚持。这一段家人背上的上学路,爷爷、奶奶二十年如一日,如影相随,从未远离。

残缺的人生

如果不是天生残疾,23岁的朱洪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在大学校园里奔跑,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亦或是在宿舍里玩几把网游,临近毕业的他还可能在为就业而东奔西走。

  青春、奔跑、行走……这一切都在他幼年时化成了泡影。

  朱汝栋和妻子周应明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夫妻育有两个儿子,朱洪江便是老大朱树中的孩子,同时也是朱家孙辈的第一个孩子,他的出生给全家带来了莫大的喜悦。

  然而,这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朱洪江一岁多时,家人就发现他“不对头”。

“差不多大的娃儿都能走路了,而他扶着墙都没有办法挪步。”朱汝栋回忆,后来还出现了高烧,全身发抖的症状。

  重庆、四川、广东,为了给朱洪江治病,一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但结果“没查出啥子名堂”。

  后来,朱洪江又被带到重庆某大医院进行治疗,却未曾想手术后朱洪江连站也站不起来了。数十万元的治疗费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即便如此,朱家人依然没有放弃。

“那是一条命呀。”朱汝栋说,不管多难多穷,他们从来没想过要放弃他,哪怕被评定为一级残疾。

  随着年龄的增大,朱洪江渐渐知道,他成了行动不便的“残疾人”。他常常躲在家里,很少出门,不敢抬头,看到活蹦乱跳的同龄人,他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特殊的陪读

朱洪江的童年时光大多穿梭在各大医院,但为了让他和正常孩子一样,3岁开始,朱汝栋和周应明开始,背着孙子朱洪江去上幼儿园,这一背就是20年。

“村里的幼儿园离家不远,背着走10多分钟就到了。”朱汝栋说,那时夫妻俩年轻,身体硬朗,也没觉得有多难。于是,家人商量后决定,儿子外出挣钱,两位老人在家照顾朱洪江。

  转眼到了朱洪江上小学的年纪了,小学得到雍溪镇上,为了方便照顾孙子学习,朱汝栋在雍溪小学附近租了一个房子。

  就这样,老两口带着残疾的孙子搬到了镇上。

  担心朱洪江上学迟到,朱汝栋总是早早从家里出发,提前把孙子送到学校;放学时,也总是提前到学校门口等着,看到大部分孩子都从教室里走出来后,再到教室把孙子背出来。

  为了在学校期间不上厕所,朱洪江起床后,很少喝水,在学校更是滴水不沾。即便这样,还是有几次,他没有忍住,尿在了身上。

“为什么要这样,我真没用……”孤寂落寞的朱洪江常常在深夜偷偷地流泪,甚至萌生过退学的想法。但每当俯在爷爷背上,倚靠着颤抖的双肩,听到那急促的呼吸,朱洪江深知:“残疾不能改变,只有读书才有出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朱洪江的体重越来越重,爷爷奶奶身体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尽管背起吃力,可老人一直坚持。

  直到后来有公益活动赠送轮椅,朱洪江便坐上了轮椅。从此,朱汝栋和周应明的背稍微能轻松点了。

  初学三年,高中三年,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在自己异于常人的刻苦努力下,朱洪江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艰难的前行

  付出总有回报。2016年高考,朱洪江考上了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对于这个成绩,朱家人很是满意。但面对高额的学费,异乡求学,朱洪江陷入了沉思。

“别怕,孩子,我和你婆婆继续背你上学!”年过七旬的朱汝栋没有一丝迟疑,“那些成绩差,想考都考不上,我们自己考起了大学,啷个能不去呢?再说,我和婆婆身体还能坚持,还能背你几年。”

  这时,区残联也伸出了援手,对朱洪江一次性补助6000元学费,此后每年补助2000元生活费。同时,区残联还通过其它途径,为朱洪江申请了一辆电动轮椅。

2016年9月,坐着电动轮椅,带着爷爷奶奶,朱洪江顺利进入大学校园。

“我要好好活,努力过。”带着这样的信念,朱洪江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即将迎来大学毕业的时刻。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明邮箱